真開心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有關於旅行方面的經驗及感想‧
  • 84647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非洲象牙海岸的天空(一)

                    
          象牙海岸(法文Cote  d’Ivoire)位於非洲西部,面積約三十二萬平方公里,差不多是台灣的九倍大,現有人口約一千八百萬人(1973年時還不到一千萬人),為法語系的國家,首都Yamoussoukro是人口不到三十萬的小型都市,它是象國國父胡侯博尼的故鄉,第一大都市Abidjan人口超過三百萬人,象國雖然接近赤道,但是因為靠海又經常下雨,所以林木蒼翠,氣候溫和(夏天溫度與台灣差不多),終年氣溫約在三十度左右,大致上可分為旱季及雨季,雨季較為涼爽‧



        象牙海岸當然出產象牙,當年國際間尚未管制象牙買賣時,阿比尚國際機場的出境大廳常會看到託運大行李,裡面裝的大部份都是象牙,我們農耕隊隊員回國時也有許多人會帶象牙回來台灣(有人一次帶二整支象牙,有人則利用空閒時間加工,把它變成象牙印章帶回)記得以前我們總統府也有一對很大又很美的非洲象牙,每次電視拍攝總統府時,鏡頭都會出現那對象牙,不知道現在有沒有好好收藏?



         咖啡、可可、木材、香蕉、椰子、鳳梨、木瓜及棕櫚油等項也是象國的主要出口貨物,尤其咖啡及可可因為品質優良,當時都供應雀巢公司加工而行銷全世界,後來我在美國讀書時(1977年),碰巧遇到從象牙海岸來,而又讀同一研究所的同事告知,他們國家已經發現石油及鑽石了,近年來從外電報導得知象國經常發生內戰,除了種族、信仰(象國為多種族組成,上層階級多信奉基督教,一般百姓則信回教或為泛靈信仰)及政府腐敗外,不知與石油利益是否有關?1970-1980年該國的平均年成長率約百分之十,我在象國服務期間,社會一片欣欣向榮,想不到如今卻是民生凋敝,真是令人感嘆,在此衷心期盼該國能早日恢復當年的和樂與進步‧



        第一大都市(Abidjan)阿比尚,一般都稱它為西非的巴黎,我在1971年12月到達阿比尚,首次看見它的時候,真的被它的美景所震撼,讓我十分懷疑非洲怎麼可能會有這麼美麗的地方呢,阿比尚位於北大西洋岸,它有很長又寬的潟湖,沿岸長滿各種不同品種的椰子及各種不知名的熱帶林木,真的是風光明媚,高達三十餘層的五星級象牙大飯店就坐落在潟湖邊,出入的旅客不論是黑人或白人都舉止優雅,旅館氣派一點也不會輸給其他先進國家,象國海岸線長達數百公里,景色優美,沙灘乾淨,週末洋人(以法國人居多)喜歡攜家帶眷開車到海濱渡假,而市區商店林立,各式各樣的商品都有,來自法國及歐洲的精品也隨處可見,當時阿比尚市區已經有許多現代化的大型超級市場,幾乎與日本東京沒有兩樣‧



       我去象國時,台灣的最高大樓是台北市火車站對面,館前路上的新光大樓,記得當時因為它樓高達十一層,超過馬路寬度的兩倍,被依建築法規拆除頂樓,因而轟動全國的報紙版面,當時阿比尚市區已經是到處大樓林立,連象國的農業部大樓都有二十六層高呢,而交通方面也已經有立體交叉道路了,台北市那時候到處都是稻田,還正是要開始發展的階段,由此可見當時的阿比尚比台北繁華多了‧



        我駐象國農耕隊總部設在第二大都市布瓦客(Bouake),它位於象國的正中央地區,從Bouake到Abidjan約兩百公里,有火車可坐,但是班次不多,所以到我們駐象牙海岸的大使館或象國農業部洽公大都開車,那條公路路況還算不錯,但是因為載運木材的大卡車來往頻繁而且開得飛快,所以經常有重大車禍發生,從路旁到處一堆堆的車輛殘骸研判(沒人收廢鐵),車禍的結果乘客必然是兇多吉少,我也曾經幾次碰到十分驚險的情況,還好都是有驚無險;農耕隊在全國各省幾乎都設有分隊,教導當地農民如何種稻、種菜、養殖魚牧及防治病蟲害,也設有育種中心及手工藝等項目,而我們這些水利技師則是負責解決農田的用水問題,我到農耕隊報到不久,就被象國農業部與歐洲共同市場聯合成立的稻米公司借調到該公司Bouake辦事處,專門負責象國中區及東區的水文觀測與水文網建置‧



       象國的稻米公司主要的經費是由歐洲共同市場提撥,全國分為東、西、南、北、中五個區,Bouake辦事處則負責象國中區及東區的稻米增產等相關業務,區經理是荷蘭人,工務主管是法國人,其他業務部門有以色列等國人,辦公室內黑、白、黃各色人種共事,像個小型聯合國,共通語言當然是法語,我要去象國之前雖然惡補了一個學期的法語,但距離正式派上用場還有一大段距離,幸好這些歐洲人非常友善,英語也說得很好,讓我在象國兩年過得很如意,在我工作期滿要回台灣之前,稻米公司還透過象國農業部以正式公文函送我國大使館,請轉報外交部再派我回去該地服務,在我要回台時,區經理還特別發了一筆獎勵金(相當於當時我在台灣一整年的薪水)給我去歐洲旅遊呢‧



       
歐洲人當主管,因為是用歐洲共同市場的錢,而且經費也多得用不完,所以他們對我也很慷慨,我去稻米公司報到時,他們給我的職位是水文課長(在工務組之下),區經理馬上給我一部車,一個專用司機,一個佣人及一棟三個房間都有冷氣及電熱水器的花園洋房(當時台北市僅少數有電腦的辦公室才有裝冷氣),而且告知從日常用品到旅行住宿旅館,所有支出都可以在公司實報實銷,簡直好得讓我不敢相信,也讓農耕隊的同仁既羨慕又妒嫉‧



       由於公司對我那麼好,所以我也努力工作回報,歐洲人幾乎都攜眷到象國工作,待遇十分優渥,而且每年都可以回國渡假一個多月,他們對於農耕隊隊員兩年才能回台灣渡假一個月,都感到不可思議,他們還以為我國農耕隊員都是單身未婚呢,我們有許多老隊員非洲住了一、二十年,錢是賺了一些,但是未能陪伴子女成長總是遺憾的事,另外最重要的夫妻關係也只能靠回國休假及航空信維繫(當年電話不普遍,通話還要靠接線生接呢),到後來婚姻多半沒有很好的結局‧



       當年台灣經濟情況還不是很好,而且許多資源都用在軍備及保護聯合國席次與邦交上,所以財政並不充裕,一切能省則省,何況當時機票很貴,從台北(當時松山為台灣唯一的國際機場)到阿比尚單程票約為一般公務員一年多的薪水,所以規定駐外人員兩年才可以回國一次,如果要攜眷或有事需要回台處理,則由自己負責一切開銷,耕隊隊員的薪水,是由中美基金(美援408公法,即美援麵粉等物資在台銷售後的錢)支應,換句話說也就拿美援的錢,薪水以美金發放,台灣則留一部份作為安家費,一般農耕隊員大都是高農畢業,薪水約在300美金附近,差不多是在台灣一般低階公務員領的十倍,隊員大都從台糖、農改場或學校募集,水利技師則大多由水利局或水利會借調(台灣留職停薪),由於待遇不錯,所以雖然工作條件不佳,經常有人員傷亡,但是大家看在錢的份上,還是冒險勇往直前‧



       1971年時,空中交通非常的不方便,不但航線少,飛機也是短程的道格拉斯DC-8比較多,從台北到阿比尚要飛好幾天,沿途不斷的換飛機,從台北到香港住一天,香港到泰國的曼谷又住一天,然後就不停的換飛機,印度的新得里、伊朗的德黑蘭、義大利的羅馬、西班牙的馬德里,由於一個人獨行,一切都得靠自己,而當時不論是機場或機上,只有使用英語和當地語言(像香港就只能說英語或廣東話),因為害怕誤了班機,後面的航班接不上,所以每次轉機都把我搞得緊張兮兮,最後歷經千辛萬苦總算平安到達阿比尚,真是畢生難忘的經驗呢!



       我所接觸過的象國人都很善良又勤儉,他們也樂觀又安份,像我的佣人(象國都雇用男生)除了幫我洗衣服、打掃、煮飯外,想不到他還會在我請客時幫我<辦桌>呢,因為他以前曾經跟農耕隊工作很長的時間,學會我們的料理,我建議他去開一家中國餐館,一定會賺大錢,他只是笑笑說謝謝;象國女生不做外國人幫傭,在河邊洗衣物的都是男生,也許是風俗習慣吧,象國一般民眾的生活非常簡單,主要的食物為樹薯,加上其他的魚 、雞肉或羊角蕉等水果,象國的水果種類繁多,像我們現在吃的大芒果、小木瓜以及酪梨等都是由非洲引進再加改良的,他們最喜歡吃的野味則是在旱田旁築巢的大田鼠,那種田鼠體型大如小豬,每到旱季農民燃燒田裡野草時,大鼠帶小鼠逃命,象國人只要看到的都會拿起砍刀加入圍捕,一時之間到處都是人,好不熱鬧,然後大家就地分享戰利品,田鼠肉是用烤的,我的司機要我試吃看看,可能是心裡排斥作用,我並不覺得它很好吃‧



       象國位於熱帶地區,女孩比較早熟而且又很開放,經常不穿上衣,未婚又沒生過小孩的少女,皮膚雖然黑但是很細緻、胸部豐滿、腰部挺直(她們都是用頭頂重物,而不用手拿),非常的健美,老隊員說到鄉下去,不摸摸女孩子漂亮的奶是不禮貌的,而她們也真的很大方微笑著讓來客摸,可是我從來就不敢去試試看,我在稻米公司有一位荷蘭工程師要和當地的一個女生結婚,可是他那些歐洲朋友都反對.因為那位女生雖然未婚,但是家裡已經有好幾個小孩,而且聽說都不是同一個爸爸生的呢!由此可見她們的女性有多開放吧,像在稻米公司工作的秘書小姐(黑人),她曾經到法國讀過書,長得很漂亮也很時髦(她特地把捲髮拉直,再做流行的髮型,穿法國明牌時裝),她是區經理指定負責教我法語的(老師),雖然我們從未有過任何親密關係,但是每次不管認不認識的人碰面,她總是愛開玩笑的自我介紹,她是張太太,讓我實在好尷尬‧



       在象牙海岸的大都市,常常會看到很漂亮又時髦的西洋(白人)女性,帶著黑皮膚的孩子到超市買東西或逛街,那是因為許多象國有為的年輕人去歐洲留學時和當地的女生戀愛結婚,學成後把洋老婆帶回象國生活的結果,也有歐洲人到象國服務時愛上黑人女孩的,歐洲人尤其是法國人,種族岐視好像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嚴重吧!



       
我們在非洲的農耕隊也留下不少的<中非合作產品>,每年新年時,都會有好多個象國女人帶著孩子到農耕隊拜年要紅包,看孩子的樣子就知道是那國人留下的種,只是孩子的爸是誰?我們不知道,也許連當媽媽的也不知道吧,說不定那一天會突然有一位非洲的總統或總理要來台灣來認親找爸爸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