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真開心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有關於旅行方面的經驗及感想‧
  • 8661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象牙海岸的天空(二)生活點滴

     

    
象牙海岸農耕隊的主要任務是教導當地農民種稻及種菜,象國原來稻米產量不足,人民多以樹薯為主食,自從農耕隊及歐洲共同市場在象國大力推展稻米種植後,產量大幅提升,人民也逐漸改吃米飯,後來歐洲共同市場又投入龐大經費與象國農業部合作,擴大種植面積,讓象國變成稻米出口國‧


    
我是從事水利工作業務的,又被借調到象國的農業部轄下的稻米公司上班,所以不事生產(米菜),幸好我們農耕隊不把我當外人,供應我足夠的米糧及蔬菜,讓我無斷炊之虞,農耕隊在象國各省都設有分隊,每一分隊都有一個很大的示範農場,裡面種植各種台灣和當地的蔬果及稻米,我得到授權可以自行到農場內摘取喜愛的蔬果,而且在他們稻穀收成時,也都會送我充足的米糧‧


     我們農耕隊大部份的隊員,汽車駕照都是在象牙海岸工作時才拿到的,因為當年汽車在台灣還是昂貴的奢侈品,一般人都沒有機會練習開車,駕訓班非常少也很貴,開車技術也是到象國才練習的,象國那麼大,沒有開車簡直是無法工作,聽說有些隊員為了要拿駕照,會私下送稻米給當地的監理所官員,而考駕照時也就沒有過不了關的,我們農耕隊經常發生傷亡慘重的車禍,也許是因為農耕隊員駕駛經驗不足而造成的‧


      當年台灣還沒有大型超級市場,而我們週末都會去Bouake的最大超市買買東西也順便逛逛以消磨時間,那家超市啤酒之類的飲料都以箱為單位販售,這在我們那時候還是很新鮮的事,所以寫信回台灣向親友們提及可樂、啤酒都是一箱箱的買,親友們還以為我是在吹牛呢;當地的啤酒相當便宜,在下班後喝一瓶消暑解渴,聽說當地生產的啤酒內有添加預防瘧疾的處方,我們農耕隊的老隊員絕大部份都曾經得過幾次瘧疾,就只有我沒有,想來也許不無可能‧


      在象國一住就是兩年,我們這群半台勞(因為領台灣的薪水,不能算真正的台勞)這麼長的日子到底是如何打發呢?


      住在大都市的比較好過,像我是住在象國第二大都市,那裡有好幾家電影院,那時候李小龍等的武打片子正在世界各處流行,所以象牙海岸也不例外,我們幾乎一有新片子就去看,像<精武門>等台灣上演的片子那裡也都有,電影院分為全露天(和美國的不一樣,美國是開汽車進去坐在自己的車內看)和半露天兩種,票價以全露天的比較便宜,半露天的則是前段為露天,後段則有屋頂,我是比較喜歡選擇露天的位子,不是為了省錢,而是因為象國人多吃樹薯,身上的味道我太不習慣,另外電影未上演前,抬頭看天上滿天星斗,也是很好的享受,但是偶而遇到下雨,又剛好演武打片座無虛席時,就無處可躲了,象國人十分喜愛武打片,他們會一邊看一邊叫,有時候會大喊<Ce pas possible不可能>興奮得很,青少年在路上遇到我們,都會過來打招呼並要我們教他們幾招呢,那裡也常上演歐洲(尤其是法國)的影片,雖然我法語並不好,但看電影大致上還看得懂;在第一大都市阿比尚的電影院則是密閉式的有冷氣,既豪華又舒適,連台北市最好的電影院都無法可比的‧


     住在鄉下的就比較無聊了,因為象國尚屬於點狀發展,有的分隊位處偏僻,甚至連照明都得靠自行發電呢,所以隊員們只好早睡早起,除了聽聽音樂外,幾無娛樂可言,但是有生意頭腦的人,則會利用空閒時間做象牙加工,買一些人家看不上眼的象牙,耐心切割成象牙印章,在回國渡假時帶回來台灣賣,重回象國服務時則帶一整箱的手錶去那裡賣,兩頭賺的結果,後來都變成很有錢的大生意人呢‧


     因為我一個人住一棟高級宿舍(稻米公司配給的),所以分隊的人到農耕隊本部洽公時,就住在我那裡,宿舍內的庭院有八株大芒果樹,夏天芒果成熟時結實累累,不但長相好看而且甜度非常高,果實之大在台灣從未見過的(類似現在外銷的<愛文>,當年台灣只有土芒果),所以客人除了可享受冷氣外又可吃到好吃的芒果,吃不下還可以打包帶回去分隊與同仁共享,有人還要求我吃完芒果後,一定要把種子曬乾並幫他保留著,因為他要帶回台灣種種看(當年檢疫比較沒有那麼嚴),今天我們在台灣吃的大芒果也許是源自我當年的宿舍呢‧


     象國為熱帶地區,各種水果都有,以芒果為例,除了上面提到的品種外,還有很多種類,例如像台灣的土芒果則是Bouake市道路兩旁的植栽,樹約三、四層樓高又長得非常茂密,夏天時,常見青少年們,檢起掉在路上的青芒果來丟樹上的成熟芒果,幾乎每個人都可以滿載而歸,而香蕉則有台灣常見的一般香蕉、芭蕉,另外還有一種台灣沒有的羊角蕉,那種香蕉一根好幾斤重,長約五十公分,一般的路邊攤常可看到用油炸成香又甜的小吃,而木瓜也是種類繁多,除了台灣常見的黃色大木瓜外,他們還有專供外銷,表皮青綠色而裡面鮮紅並且香味濃郁的Solo原種(後來好像也有引進台灣),其實我們援外也多多少少得到一些無形的收益呢‧


      台灣的土魦(魚),長約20公分,但是那裡形狀長得一模一樣的魚,長度將近一公尺,另外田鼠也大如小豬呢,比較少見的是河裡有一種魚會放電,它叫Captain,聽說小小的一條魚會把一個大人給電倒,它煮後變成一碗油看不到肉,我不管它是生或是死,連碰也不敢碰它的‧



       象牙海岸有熱帶雨林,所以生物種類繁多,有時候到野外踏勘水源,會遇到各式各樣的動物,最常見的有狒狒、鱷魚、大蜥蝪、河馬、眼鏡蛇、南蛇、田鼠、田雞、兔子等等,大象倒是不曾碰過,大概是人類過度補殺,它聞到人的氣息就遠遠避開吧,由於住在雨林裡的人比較少見到外面的世界,有一次我和司機坐渡船要過河,碰到一群媽媽帶著一大群的小孩也來坐船,結果那群小孩突然看到我這個黃皮膚的怪人,每個小孩都嚇哭了,急忙要找媽媽抱,差點就把船給弄翻了呢‧
        我們農耕隊的隊員個個多才多藝,除了會種稻種菜外,也會開發各種料理,舉凡如何吃鱷魚、南蛇、蜥蝪、田雞等都相當有研究,我是比較怕死的,除了香又嫩的田雞外,我只敢吃南蛇料理,其他的我都不敢碰.


         星期假日我們只要湊得齊四個牌搭子,就會摸個八圈麻將,打完牌就喝點酒或聊聊天、看看報紙雜誌,有時候我會受邀到老外(稻米公司的同事)家裡參加宴會,時間很快就打發了‧
        說到老外家裡的宴會,我還真的不習慣呢,尤其是法國人家的宴會,都是到晚上九點多才開始(通常我六點多就吃飽了),先來個飯前酒(茴香酒之類),弄了半天才開始吃飯,而佣人就隨時在身旁侍候,喝湯不能出聲,湯匙也不能碰到碗,發出聲音就要說<Pardon>,實在很憋扭,除了飯中喝紅、白酒之外,下了飯桌又是飯後酒(白蘭地或威士忌),回到家都累壞了呢!但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偶而我也得回請他們到我宿舍吃吃中國料理,還好我那佣人,雖然是老黑,但是因為以前曾為農耕隊工作過相當長時間,學得一身好手藝,他還會幫我<辦桌>呢!象國民眾很多是信奉回教的,所以整個市場都賣牛肉,僅有一攤賣豬肉,還好超市裡有賣各種新鮮肉類(包括牛蛙及兔子)及蔬果,吃在象國是沒有任何限制的‧


       在鄉下生活是很辛苦的,因為衛生條件比較差,蚊蠅多,容易感染瘧疾等疾病,另外最可怕的是Chi-Chi Fly,是一種像小蒼蠅叮人很癢的<蚋>,它帶很多種寄生蟲的幼蟲,據說每隻蚋有幾萬分之一的機會,會讓被叮的人感染到河川盲或象皮症,河川盲是一種細細長長的寄生蟲(血吸蟲),它在身體內到處游走,跑到眼睛時你會感覺到它從眼球穿過,若沒有及時治療,眼睛就會瞎掉,而象皮症則是寄生蟲阻止血液流通,使四肢脹大得像大象一樣,另外有一種專門叮牛的大蒼蠅<牛蠅>也會傳染相同的寄生蟲,那種Chi-Chi Fly非常討厭,數量多又不怕打,最喜歡飛到衣袖內或太陽眼鏡下叮人,幾乎是無孔不入,我常出差到鄉下,有一次內急跑到草叢內解決,衛生紙一擦,竟然全是血和一堆蚋(它沒叮飽不飛走),害我整個月都惡夢連連,而牛蠅叮人可是會讓人痛得眼淚直流呢,我也被叮過幾次,到後來想想怕也沒有用,只好聽天由命了,據說高雄醫學院設有熱帶病研究所,專門醫治這些怪病,被感染的隊員都送到那裡治療,還好老天保佑,我得以平安無事回到台灣‧


       自1971年我們在聯合國的席次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後,非洲的邦交國就逐年減少,派駐非洲的農耕隊也越來越少(至今仍有一些農技團隊在非洲服務,大部份的國家已由中國派員取代),當年活躍在非洲大陸的隊員也漸漸老去,我有機會參與這段歷史性的非洲任務也深感慶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