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真開心部落格
關於部落格
有關於旅行方面的經驗及感想‧
  • 8661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冬遊印度

              以往到印度旅遊的行程多以德里(Delhi)、捷布(Jaipur)及阿格拉(Agra)所謂的「金三角」都市為主,這三個城市連線接近正三角形(各點相距約二百多公里),我們除了到這三個城市外,還到古城卡休拉荷(Khajuraho)及瓦拉納西(Varanasi)等地旅遊,而最主要的行程是要看看被列為世界七大奇蹟之一的「泰姬瑪哈陵」(1983年與阿格拉紅堡同列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佛陀初轉法輪的佛教聖地「鹿野苑」遺址、古印度文明發源地之一的印度教聖河「恆河」、千年古城「卡休拉荷性廟」的精緻石雕及印度「首都德里」的新舊面貌及特殊風貌的建築物‧

      印度北部的氣候大致上可分為4至9月的夏季及10至3月的冬季,若勉強細分則2、3月為春季,4至9月為夏季,10、11月為秋季,12、1月為冬季,以5、6月最熱,氣溫可高達攝氏45度以上,12及1月最冷也經常有濃霧,常在攝氏10度以下,而6至9月為雨季經常下大雨,一般而言,最適合的旅遊季節應是每年的11月到翌年的2月,此段期間氣溫與台灣相近、而且天氣晴朗‧華航有桃園到德里的直飛航班,飛行時間去程約七個多小時,回程約六個半小時;我們在印度旅行看到它非常繁華的一面,也看到它非常黑暗的一面,經常一牆之隔就如天堂與地獄之別,五星級飯店內豪華住房、大草坪、游泳池及各種高級設備絕不比世界其他地方遜色,但牆外的窮苦人家衣衫襤褸無水無電的與牛、狗同住在人行道上,命運之不公平真叫人不勝感慨‧

      我們在新曆元月初旬搭華航班機直飛到印度旅遊九天,旅行期間到處風和日麗、氣溫與台灣差不多,但回國時剛好遇到大霧,飛機無法起飛而多玩了一天,當第一天到達印度德里機場時已是晚上八點多了(印度時間慢台灣二個半小時),先被安排到凱悅飯店住宿,隔天在飯店用完早餐後就驅車前往「莎夢皇宮Samode Palace」,那是一個古代皇宮改建的飯店,據說曾受到VOGUE、ELLE等雜誌的推荐,並招待過無數的皇親貴族及名流(據說甘迺迪與賈貴琳也曾入住),飯店的範圍相當廣闊,可以到沙漠騎駱駝及欣賞夕陽西下的美景,晚上在庭院內還有印度樂器的表演,不過房間及衛浴設備比較老舊,感覺上沒有現代化的五星級旅館那麼舒服‧

(莎夢皇宮改建的飯店外觀)












(莎夢皇宮內部還是金碧輝煌)












(莎夢皇宮夜晚的古印度樂器表演)












(莎夢皇宮外圍可騎駱駝)









    

         
            
隔天由莎夢皇宮飯店驅車前往有「粉紅色城市」之稱的捷布(Jaipur),在19世紀英國統治期間,該市為了迎接女王維多利亞夫婿艾柏特親王的到訪,而將整個城市漆成粉紅色而得名,我們先到捷布北方十多公里的琥珀堡( Amber Fort)遊覽,該堡建於1592年,曾為印度首都達數百年之久,因位於高高的山坡上,旅客大多換騎裝飾得漂漂亮亮的大象登上琥珀堡,它依然保留有許多美麗的宮殿、迴廊及建築物,還有數十公里的城牆及護城河,在騎乘大象前遇見印度特有的行業「舞蛇人」,看他們表演還真是讓人印象深刻呢‧

     回到捷布市區,首先到「城市宮殿博物館 City Palace」參觀,該館收藏當年皇室所留下的藝術品、兵器、使用的器械及衣服等物品,其中有件號稱是世界最大的茶壺,接著就到被稱為「風之宮殿」的古建築遊覽,該宮殿不但造型奇特美觀而且維護良好,但可惜不知是否屬於私人產業而不讓遊客進入參觀,我們只在附近拍照停留一下就匆匆離開了,據說以前宮殿內的女生可以向下觀看花花世界而不必擔心被外人看到,接著再到私人建造的印度教白色廟宇「貝拉廟」及地毯編織工廠參觀‧

(騎大象上琥珀堡)












(遠眺琥珀堡的入口)












(琥珀堡尚保存完整而壯麗的建築)












(號稱世界最大的茶壺)












(捷布「風之宮殿」近照)












(風之宮殿因角度而變換顏色)














       

       
           隔天由捷布驅車前往阿格拉(Agra)遊覽,1986年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十六世紀勝利之都「法第普爾希克利(Fatehpur Sikri)」,位於阿格拉城西方約40公里,係阿克巴大帝為慶祝其子伽亨基誕生花十六年以紅岩建造而成,與阿格拉堡及德里紅堡併稱「印度三大紅堡」,因時間限制我們並未遊覽德里的紅堡及勝利之都(只下車而未購票入內參觀),而主要的行程為旅遊阿格拉紅堡(Agra Fort)及泰姬瑪哈陵(Taj Mahal)‧

    「阿格拉堡」亦稱阿格拉紅堡,該地在十一世紀就有城堡,阿克巴(Akbar)大帝於1565年採用紅色砂岩予以重修,並採融合伊斯蘭教與印度教風格,建築城內的宮殿(牆壁多採寶石與半寶石做花卉裝飾)、清真寺及大廳院,城的四周建有護城河,城堡內、外建築造形特殊而且壯觀,1566至1569及1601至1658曾兩度成為蒙丌兒帝國(Mughal Empire,蒙古族成吉思汗的後裔)的首都,1983年被聯合國UNESCO列入世界文化遺產;沙迦汗國王(Shah Jehan)於1654年建成「泰姬瑪哈陵」後,因耗盡國庫及臥病不起,而於1657年被他兒子奧郎則布(Aurangzeb)篡位並將他囚禁在阿格拉堡的八角樓(Musamman Burj)內,他每天由小窗遙望泰姬瑪哈陵的倒影,緬懷昔日的快樂時光而渡日,在1666年抑鬱而終才移靈到泰姬瑪哈陵葬於其愛妻身旁,享年72歲‧

     泰姬瑪哈陵」約距離阿格拉堡約2.5公里,是沙迦汗國王為紀念愛妻「慕塔芝瑪哈巴(Mumtaz Mahal)」而建,雇用來至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及各類工匠達二萬多人,建築材料除了印度自產外,許多珍貴的建材多來至中國、斯里蘭卡、阿拉伯、阿富汗及西藏等國,自1633年動工到1654年才完成,泰姬瑪哈陵採白色大理石建造,主建築高250英呎(約76公尺,25樓高),牆面的花卉等裝飾多採用各種不同顏色的寶石與半寶石鑲嵌而成(杜拜的大清真寺也仿傚此種工法),於1857年印度動亂期間曾被英國士兵及政府官員鑿出,幸虧英國總督(Lord Curzon)於1908年予以修復‧

    泰姬瑪哈陵會隨陽光照射的角度而變換顏色,據說太陽初昇時是燦爛的金色,大白天是耀眼的白色 ,夕陽西下時會從金黃轉為粉紅、暗紅到淡青色,月光下又變成銀白及淡藍色,有人說「沒到泰姬瑪哈陵就不算到過印度,沒看過月光下的泰姬瑪哈陵就不算到過泰姬瑪哈陵」,現在一般自由行的旅客可停留整天觀看它顏色的變幻,但2004年1月去旅遊時它還沒開放夜遊,當天我們從中午入園一直等到關園(天快黑了)才出來,看到它顏色變換最多的時段也算不虛此行‧

(厚重宏偉的阿格拉堡入口)












(阿格拉堡內皇宮用寶石鑲嵌的花卉圖案)












(泰姬瑪哈陵中午發出白色光)












(近黃昏時泰姬瑪哈陵呈現金黃色)












(天快變黑時泰姬瑪哈陵呈現銀灰色)













               隔天早餐過後,從阿格拉火車站搭乘「印度懷舊火車」到靠近歐恰(Orchha)古城的漢西火車站,首次搭乘印度火車十分好奇,車站內竟有牛隻在月台上到處閒逛而無人驅趕,搭乘的車次等級介於我們台鐵的莒光號與快車之間,車行約二個小時,下車後換搭遊覽車,先到一座中古世紀風格的歐恰古城,因該城缺乏維修大家稍為逛了一下拍拍照就匆匆離開,然後到9世紀昌得勒王朝的首都卡拉修荷(Khajuraho),該城以性廟群精美細緻的性愛石雕而聞名,我們想像不到性廟是如此的高聳壯觀,也想不到一千多年前的印度人是如此的開放,性廟有各種性愛的姿態,只是性愛的石雕約只佔10%左右,特殊的姿態必須詳細找才會看得到,而且因高度及角度限制而不易拍攝,我們因為買了一本【KHAJURAHO--orchha】的英文版導覽才發現它甚至有許多4P及多人的性愛石雕呢,因不得翻拍故不將照片放在部落格內‧

(阿格拉火車站內牛就在站內游走)














(歐恰古城的景觀)














(晨霧中的古城卡拉修荷千年性廟)














(古城卡拉修荷的千年性廟)














(古城卡拉修荷的千年性廟)










 



         然後由卡拉修荷搭機前往印度教的聖河(恆河)旁的最大都市「瓦拉納西」,我們在天還沒全亮時就去搭船渡「恆河 」,渡河時有許多賣鮮花及紀念品的小船靠過來兜售物品,大家很高興的潑水玩,不料天一亮大家都被髒兮兮的河水嚇壞了,從船上可以看到河裡有人在梳洗,河邊還有人在燒屍體,該地不但水髒,空氣也非常不好,除了煙霧迷濛還加上有股怪味,下了船大家都只想洗個手然後儘快離開,不過依據電視Discovery頻道的報導,恆河水的含氧量特別高,河水雖受污染但尚不至於傳染疾病,河中還有魚兒悠遊呢;接著我們便驅車前往佛教八大聖地之一的「鹿野苑」,那裡是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悟道以及向弟子揭示「苦諦」、「集諦」、「滅諦」及「道諦」四大聖諦的地方,可惜我們這些凡夫俗子並未得到甚麼啟示‧

(晨渡恆河煙霧迷漫中售物小船緊黏不放)












(鹿野苑佛陀初轉法輪的地方)












(釋迦牟尼佛講道的菩提樹下)














           由瓦拉納西搭機回德里,隔天到新德里市區看英國人統治期間所建,融合印度與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的國會大廈等建築物,還到建於1921年仿凱旋門風格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陣亡的印度將士的「印度門」,接著到「巴哈夷教的靈曦堂」參觀,因其造型好像一朵白色的蓮花,故又名「蓮花寺」,此教在台灣從未聽聞,本來以為它是佛教的寺院,但據說它是屬於伊斯蘭教的一個支派,但它又與我所熟知的伊斯蘭教非常不同(因為我在信奉伊斯蘭教的象牙海岸及沙烏地阿拉伯住了五年多),只知它是一個很特殊的宗教了;到了晚上要搭機回台灣,碰巧遇到非常大的濃霧,我們一直在德里機場候機,直到到後來機場宣佈關閉,所有的人只好坐車回德里市區,幸好華航關係很好幫我們安排到一個五星級飯店,並感謝華航半夜還請飯店幫我們準備宵夜,其他航空公司的旅客還睡走廊上呢,因隔天中午就要上機,所以就在旅館及附近到處逛逛,這趟旅遊感到超乎意外的收穫,但也對有些事感到不忍,例如許多小孩不知有沒有上學或只靠乞討為生,不論是給錢或鉛筆等物品他們都要,但給一個就來一大群,不給於心不忍而要給又給不完呢‧
(仿凱旋門的德里印度門)












(德里的蓮花寺遠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